<sup id="icgso"></sup>
<acronym id="icgso"><center id="icgso"></center></acronym>
<menu id="icgso"></menu>
<sup id="icgso"><div id="icgso"></div></sup><acronym id="icgso"><small id="icgso"></small></acronym>
疫情并非偶然:爆發背后的原因讓人深思......
發布時間:15天前 2063次數瀏覽
分享到:


2020年,地獄開局。

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中國,

乙型流感在大洋彼岸蔓延,
埃塞俄比亞爆發霍亂,
尼日利亞被拉沙熱和不知名病毒裹挾,
而此時,巴西又發現“神秘雅拉病毒”。
發現沒有,這些病毒,好像約好了一樣,接踵而至。
更可怕的是,2020才剛剛過去了50多天。

瘟疫,正在發生

正當我們努力抗擊新冠肺炎的時候,

尼日利亞又爆發了一種“奇怪的傳染病”,

這種傳染病,在不到一周的時間,就導致15人死亡,超100人感染。

截止2月9日,至少造成47人死亡,365人感染。

患者最初都是相同的癥狀:

頭疼、發熱、腹瀉、嘔吐、胃痛、身體無力和胃腫脹。

5個死亡案例,都是在發病48小時內,不治身亡。

絲毫不給身體留下緩沖的時間。

尼日利亞位于非洲西部,是傳染病的高發地。

但這個“奇怪的傳染病”不是非洲常見的埃博拉病毒。

也與在中國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無關。

據推測,可能來源于捕魚時所食用的化學物質。

可是這種疾病如何在人群中傳播,還是個未知數。

尼日利亞是非洲第一人口大國,總人口2億,占非洲總人口的16%。

一旦這種疾病爆發,后果不堪設想。

正當醫療部門一籌莫展之時,另一種叫做“拉沙熱”的疫情又卷土重來。

拉沙熱病毒與埃博拉病毒、馬爾堡病毒等,被列為生物安全第四級危險病毒。

潛伏期為2-21天,且傳染性極強。

雖然“拉沙熱”在尼日利亞時有發生,但今年無疑是爆發最嚴重的一次。

最新報告顯示,“拉沙熱”已經席卷了尼日利亞26個州,

疑似病例達1708例,其中472例確診,70人死亡,病死率達14.8%。

而且這個數字,還在持續上升!

西非正處于水深火熱之時,非洲東部的埃塞俄比亞也不太平。

2月15日,當地衛生部門表示,埃塞爾比亞多地爆發霍亂。

目前已造成76人死亡,且有進一步蔓延的風險。

聽到霍亂,很多人以為人類已經戰勝它了。

其實不是,只是我們離它比較遠罷了。

此時大洋彼岸的美國,也陷入了同樣的掙扎。

正在經歷近10年來最嚴重的流感病毒。

據美國疾控中心公布的數據,這場流感從2019年10月開始,至今已造成了2200萬~3100萬人感染,1.2萬~3萬人死亡。

被感染人數還在持續高水平攀升,甚至已經蔓延到了歐洲地區。

……

2015年,比爾蓋茨曾在一次演講中說:

“未來幾十年里,高度傳染性的病毒,比核戰爭更能殺死上千萬人?!?/strong>

5年過去了,這句話正在一一應驗。

疫情,不是偶然事件

我們總習慣用自己的方式改變歷史進程,比如科技、制度、文化、戰爭……

腳步有多急切,姿態就有多傲慢。

殊不知,當流行病泛濫,死神降臨,人類的力量,真的太渺小了。

1918年,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,席卷整個世界。

起初大家以為只是感冒發燒而已,并未引起重視。

繼而它隨著人群的流動,擴散到世界的各個角落。

悲劇才正式拉開序幕。

有些人早上還正常,中午染病,晚上便死亡。

有些村落不幸感染,一村一村,相繼死絕。

除南極洲以外的地區,世界各國,無一幸免。

僅僅18個月,至少奪取了五千萬條人命。

而當時,全球總人口才有18個億。

奇怪的是,18個月后,這種病毒自己消失了。

100年過去了,我們還沒有制造出對應的疫苗。

這便是人類歷史上僅次于黑死病的傳染?。何靼嘌懒鞲?。

其元兇也是很多流感病毒的前身:甲型h1n1病毒。

2002年第一例“非典”病例在廣州出現,隨后擴散至東南亞,最后波及全球。

造成5327人感染,349人死亡。

長達半年的防疫戰爭,沒有找到任何特效藥。

我們只是采用了最為古老的方法:隔離。

切斷傳染源,最終使得疫情得以控制。

但已經患病的人只能靠自己的抵抗力和病毒作斗爭。

免疫力強的,活下來;免疫力差的,離開。

最后隨著氣溫上升,病毒也隨之消失了。

所以,我們從未戰勝過“非典”,只是它放過了我們。

人類,沒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強大。

1976年,一種不知名的病毒光顧埃博拉河。

導致沿岸55個村莊生靈涂炭,有些家庭甚至無一幸免。

1979年,這種病毒又降臨蘇丹。

病人先是體內出血,繼而七竅流血而死,一時尸橫遍野。

隨后,“埃博拉”病毒隨銷聲匿跡15年,變得無影無蹤。

直到2014-2018年,非洲再次爆發埃博拉病毒。

28000多人感染,超1.1萬人死亡,死亡率高達50%;

但時至今日,埃博拉病毒的真實“身份”,仍是一個不解之謎。

沒有人知道第一個受害者是從哪里感染到這種病毒的,也沒有人知道它每次大爆發后潛伏在何處。

一旦感染這種病毒,沒有疫苗注射,也沒有其他治療方法。

用一位醫生的話來說,感染上“埃博拉”的人會在你面前“融化”掉。

雖然隨著現代醫學的發展,我們應對瘟疫的能力越來越強。

1921年,卡介苗面世,結核病不再是絕癥;

1976年,全球推廣天花疫苗,人類徹底消滅了天花。

1889年狂犬病疫苗問世,狂犬病被人類征服;

應對霍亂、鼠疫、流感等瘟疫也有了良方。

但,人類與傳染病的斗爭,一直都在繼續。

我們一度認為瘟疫是可以戰勝的,其實不是的。

病毒隨時準備卷土重來,它只不過是暫時和人類休戰。


2月10號,科學家在巴西發現了一種神秘的、全新的病毒。

科學家們稱之為“雅拉病毒“。


通過搜索病毒基因數據庫和文獻,他們發現在8500個病毒元基因組中,僅有6個與雅拉病毒有親緣關系。

另外90%的基因從未描述過,根本無法識別。

更令人擔憂的是,這種未知蛋白質數量打開了另一個世界的大門。

它反映了病毒世界中存在巨大變異性。

以及我們對這個世界的知之甚少。

然而,這僅僅是一個開端。

隨著地球變暖,全球氣溫逐步上升,南極北極的冰面開始融化。

被封存在冰面下面的遠古病毒,也慢慢開始蘇醒。

有科學家在青藏高原的的凍土層中發現33種新病毒。

其中有28種病毒大多數是僵尸病毒,假死的時間最長可達3萬年,最短的也有幾十年。

一旦遇到合適的環境顯示出極其饑渴的狀態。

這絕不是危言聳聽,而是已經發生的事實。

曾經我們都以為炭疽病已經消失了。

但是2016年,隨著凍土融化,一只75年前死于炭疽病的馴鹿尸體浮現出來。

與此同時,沉睡了許久的細菌也蘇醒了,由此引發炭疽病爆發。

2300多頭馴鹿死亡,20多人感染,1名12歲的孩子不幸死亡。

誰能想到,深埋冰層多年,病毒還能如此頑強?

同樣在南極的湖中發現一種全新的病毒,

而這種病毒的可怕之處在于,它打破了我們目前大部分的認知。

聽過這樣一句話:

“生存本來就是一種幸運,過去的地球上是如此,現在這個冷酷的宇宙中也到處如此。但不知從什么時候起,人類有了一種幻覺,認為生存成了唾手可得的東西!”

面對未知的病毒,仿佛是面對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。

當冰川繼續融化,生態平衡一次又一次被打破。

這些疾病和災禍,是不是大自然對我們敲響了警鐘呢?




有報道稱:

當今人類新發的傳染病,78%與野生動物有關。

很多病毒的宿主,原本只是一些野生動物,他們本來對人類不感興趣。

但是隨著社會的發展,人類越來越多地掠奪了動物的領地,甚至以之為食。

像地震引發海嘯一樣,病毒,一定程度上,也是大自然對人類的反噬。

1976年,人類因食用野味,引來了埃博拉病毒;

2003年,人類食用了感染果子貍,引發了SARS病毒;

1967年,人類侵占了猴子的領地,導致猴子棲息于蝙蝠洞,帶來了馬爾堡病毒;

2019年,人類又引發了新型冠狀病毒。

黑格爾說:

人類從歷史上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,人類無法從歷史中學到任何教訓。

這樣想來,也不是毫無道理。

回到現在,我還是堅信,新冠病毒會消失。

也許因為我們的醫療團隊夜以繼日的工作;

也許因為病毒放過了我們呢。

可是下次呢?下下次呢?

張文宏醫生說:“我們不知道下一次病毒全球大爆發的時間,但是它一定會來?!?/strong>

疾病面前,人類的力量是如此渺小。

人類并非萬物之主,槍響之后沒有贏家,生態平衡一旦被打破,誰是受害者,一目了然。

正如丁仲禮所說:

“地球幾十億年都這么過來了,毀滅的只是物種,毀滅的只是人類。所以是人類如何拯救人類,不是人類如何拯救地球?!?/strong>

喪鐘為誰而鳴?

我想應該是為每一個人。


天天摸天天做天天爽_青青青国产在线观看手机免费_天堂va欧美ⅴa亚洲va